涂謹申主持手法合情理 保皇黨獨大橫行難抗敵

《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於 4 月 17 日召開。涂謹申身為最資深的與會議員,按例主持法案委員會主席選舉。於正式進入選舉程序之前,與會議員就涂謹申主持會議的權限爭持不下。會上李慧琼和何君堯主張涂謹申在該次會議上並不享有同委員會主席的權力,因此認為他無權處理由毛孟靜所提出關於會議召開日期的規程問題。筆者認為,保皇黨部分議員(尤甚身為內會主席的李慧琼)對議事程序的這種理解不合邏輯;相反,涂謹申的處理手法合情合理,亦不失尊嚴。

主持有權裁斷規程問題:唯一合理做法

《立法會議事規則》第 3(3) 條(「第 3(3) 條」)明文規定主持立法會會會議的議員可在該會議或其部分席上行使議事規則授予立法會主席的權力。與此同時,《立法會內務守則》附錄 4 第 3(a) 段(「附錄 4 第 3(a) 條」)規定,法案委員會主席的選舉由排名最先的出席委員主持選舉。回想本屆立法會任期之初選舉立法會主席的風波,議會內第三資深的石禮謙,因涂謹申參選立法會主席及梁耀忠放棄主持會議,按例就任會議主持人一職,負責選舉新一任立法會主席。過程中石禮謙多番行使立法會主席按會議規則和慣例享有的權力,包括勒令驅逐佔領主席台的議員離席,以及將立法會會議的場地移至 1 號會議室。

考慮到第 3(3) 條及附錄 4 第 3(a) 條的規定,我們可以設想訂立有關規則和守則的原意,是確保在選舉主席和其相關過程中出現程序上的爭議時,能有合適的議員擔任裁斷者的角色,確保會議和選舉順利進行。即使會議主持人(即何君堯口中的 “Presiding Member”)權力並不直接等同正式選出的主席,但一如立法會法律顧問曹志遠所言,既然他獲授權主持有關程序,期間自然享有的主持會議所需的「合理權力」--所謂「合理權力」,也必然包括就規程問題作決的權力。英國下議院進行議長選舉時,該部分的下議院會議是由非政府大臣的議員中連續出任議員時間最長者(一般尊稱為「議會之父」)出任主席。沒有任何一名合理的人會質疑議會之父在主持下議院會議時,沒有等同於議長的權力(或合理所需權力)去釐清和裁斷與會議程序相關的問題。

此外多名在會議上發言的民主派議員,亦援引前述 2016 年立法會主席選舉的先例,主張涂謹申在主持法案委員會主席選舉及相關程序時享有等同委員會主席的權力。筆者認同這種見解,並認為這是對《議事規則》和《內務守則》相關條文的唯一合理解釋。試想想,如果會議主持人並不享有裁斷規程問題的合理權力,即沒有任何一名議員有權就誰人可參選和投票及其他與選舉相關的程序作出裁斷,而舉行選舉期間出現議事混亂時無人可以宣布暫停會議,甚至在委員會休會後亦沒有議員有權決定會議的日期、時間和地點--這顯然並非合理的做法。

容許委員就規程問題發言:合理酌情權

涂謹申在就規程問題作決時,容許各黨派的委員發表意見,其後又給予提出質疑的李慧琼發言答辯的機會。他解釋這是旨在讓他對問題有「更全面了解」。筆者認為這個處理手法其實無可挑剔:一方面決定在作出裁決前諮詢委員意見,屬於會議主持人的合理酌情權;另一方面容許委員提出規程問題,亦屬於主持會議時的合理權力和慣常做法。事實上,現時保皇黨主導下的議會程序越來越強調「效率」和「數夠票」(葉劉淑儀更主張將毛孟靜提出的問題付諸投票作決),越來越忽略平衡各方意見和正當程序,筆者認為這種廣納議員意見的做法值得梁君彥及出任各委員會主席的保皇黨議員學習。相反,陳克勤於會上指責涂謹申主持會議的手法並非公平公正,實在是「賊喊捉賊」,令人無言。

很多朋友也知道,筆者與涂謹申的政見和主張不盡相同,但是這次我們也必須承認他處理是次會議的手法符合立法會成文規則和慣例,尊重各派議員意見之餘,面對保皇黨的挑戰時亦能保持身為主持人應有的公允態度而不失尊嚴。梁耀忠與涂謹申同屬泛民主派成員,議會資歷也不相伯仲,但相比之下,梁耀忠在 2016 年立法會主席選舉風波期間的處理(及「逃脫」)手法,實在不堪入目,尊嚴盡失,亦有負選民付託。

保皇威脅再修議規:恐難抵抗

保皇黨自恃佔議會多數,慣常有權使到盡,議事但求數夠票,輕視正當程序,但這回終於一嘗被要求收回言論、被逐出會議室的滋味。翻看直播片段,筆者認為郭偉強等人的行徑實屬自討苦吃、丟人現眼。事後他們還大放厥詞,聲言修改《議事規則》報復,更是凸顯其「小家」的「風範」。

郭的行徑不禁令我記起,謝偉俊曾批評香港議會文化「停留在第三世界」。2017 年保皇黨藉因 DQ 事件而獲得的不義「雙過半」修訂《議事規則》,變相賦予立法會主席無上權力。雖然英治時代的香港與全面直選立法局緣慳一「票」,但議會至少還能沿襲英式西敏制議會的 fair play 精神;可是政權易手後的立法會則更是悲慘,民主進程不進反退之餘,現在議員連動議休會或將法案交付專責委員會研究也得由主席批准。保皇黨若要再藉不義「雙過半」閹割議事規則,僭建威權條文,或削弱議員監察權,其實反對者現時已是難以抗敵;抗敵無力的結果,就是立法會將會淪為「人大」式橡皮圖章議會,議會制度真正倒退到謝偉俊所講的「第三世界」水準。

議會內外世道確是陷於不義,要如何(或問:是否還有需要)緊守議會僅餘的每道防線,或要如何挽回劣勢,也是值得我們和每位聲言捍衛民主的尊貴議員再三反思。

(筆者是九龍角落主席暨土瓜灣南社區主任;曾任中大學生會代表會主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